always the answer

【Doctor Who】流放地的秘密

第八章:关灯

忙碌的五分种,Doctor一直手忙脚乱地用起子东拆西拆、上扫下扫,伴随着疯疯癫癫地自言自语。

Clara目瞪口呆地看他把光滑的半球形墙壁拆得乱七八糟,从看似一体的墙壁里拉出各种各样复杂的装置,一边用起子戳来戳去一边不断重复:“哦,不不不!不!都变成石头了!该死的石头!啊,全烂在一起了,没法操作啊!”

“什么石头?”Clara疑惑地问,这个病房看起来一切正常,没有烂掉的痕迹,墙壁也无比光滑,虽然没有金属光泽,看不出来是什么材料做的。

“硅化物,缓慢氧化成的,化学组成和性质可以写满一个黑板了,不过反正你们这些布丁脑袋也看不懂。”

“喂!”Clara不知道Doctor对人类的普遍鄙视是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又为什么一天比一天强的。她的大下巴朋友似乎从来都没表现出这些过:“这看起来可并不像石头。”

“当然不像,病房里又不是伦敦,说风就是雨,成天吹啊冲啊的。一点儿风化都没有经历过,当然漂亮得要命,你真该到实验室外面看看去,那绝对比金字塔更像石头。”

“啊!搞定了!”Doctor用起子最后扫了一下手里的一大坨东西,随即把它们扔得老远。伴随着那坨东西落地的响声,他们头顶的墙壁也发出巨响,中间的裂缝再次打开,两边的墙壁飞速下降,但不同于Clara第一次观察到的情况,这一次下落噪音极大,似乎有什么东西在疯狂抖动,让人感到五雷轰顶的恐惧。

Clara没意识地蹲下抱头,闭紧双眼,这些举动都非常明智,因为两扇墙完全打开的瞬间响声震耳欲聋。随即是不自然的安静……

Clara试探性地睁开一只眼,看到博士正眯起眼睛环顾四周。四下一片明亮,全是沙漠景象。

莽莽黄沙中间矗立着数十个表面凸凹不平,损毁严重的半球形建筑,也是难看的土黄色,的确有金字塔的风范。

他们站立的地方属于一个很小的建筑,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一块三D野餐布,上面放着一张乱糟糟的病床,病床外面是一圈不到两米的环形空地,很明显是病房内墙所在的位置,看起来这座建筑比想象的还要高级,墙壁滑下后自动与地板融为一体了。再往外是一圈看起来很高级的仪器,大概是医疗仪器,全都背对病床。

Clara觉得在荒星治病的过程一定让人毛骨悚然,一圈医生对着你,像是在罗马斗兽场,而你就是可怜的角斗士。

再往外面一圈是一堆乱七八糟的石块,很明显是外墙打开的时候不能很好地与地面融合才砸出来的,看起来建筑表面是都烂掉的。

“为什么建筑都是这样的啊?这样多浪费土地资源。”Clara觉得一切都很荒唐,Doctor之前说这是个实验室,但它却不是一个建筑,而是很多的建筑铺开一大片,莫非每一个建筑里都是一个实验室房间,而自己所在的,只是医务室而已。

“啊,是因为荒星人啊。他们是硅基的,体重重的要命,长得像摊在地上的大号毛毛虫,让他们爬楼梯还不如杀了他们呢,但是它们足底有吸盘,可以在内墙上走来走去,所以这样的建筑正合适。”Doctor一如既往的给出了出乎意料又无法反驳的答复。

“那天上的飞行摩托里就是荒星人咯?”

“不可能,活人怎么会让自己的实验室变成金字塔呢?荒星人在这里已经灭绝了。4个世纪前一批殖民者到这个星球上改变了大气环境方便自己建立家园,却导致所有硅基的有机物都与氧结合,大部分荒星人都成为了星球的一部分……原本的建筑也都氧化成了这个德行……”Doctor望向远方,眼睛里充满平静与忧伤,仿佛可以装下整个世界,“我接走了最后的一批荒星人……哪天我们可以去他们的新家园看一看,那里到处都是闪闪发亮的半个蛋壳。”

Clara仰头看着目视远方的Doctor,仿佛看到了救世主的影子,他苍白消瘦的身躯显得异常高大坚定……

“至于那些飞行摩托,它们绝对是时间领主的产物,因为简直太缺乏美感了……”Doctor伸手指向不远处的一辆摩托,它的样式及其浮夸,说不出哪里让人难受,反正就是看着很压抑,除了绿色的“可回收垃圾”标志没有一处颜色干净。

“所以,是时间领主们在开飞船咯?”Clara说不出地激动。

“我觉得不是,不然我会感受到的。”Doctor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压住太阳穴,眉头紧皱。

“为什么时间领主的飞行摩托会到这里来呢?难道我们被追杀了?刚才的消毒程序是不是就是他们启动的?“Clara理智地分析。

“不是,当然不是!紫外线?你在逗我吗?那东西对谁都没用……时间领主才不会专门为了人类设计武器呢!”Doctor放下手拿出了起子,“我们肯定是被跟踪了,但是,他们的目的不是杀了我们,或者说,不仅仅是杀了我们……这些飞行摩托都是自动驾驶的,如果没猜错,它们都是机器纪元的遗物,无数个世纪之后还在执行当年的指令……如果我猜的不错,它们当年一定与余震计划有关。”

Doctor闭上一只眼,瞄准一辆摩托按响起子,摩托就向他们飞了过来。
~~~~~~~~~~~~~~~~~

Doctor和Clara挤在飞行摩托说不上是座椅的位置上,Doctor笨拙地用起子和两只手操纵着摩托,摩托忽上忽下地乱飞,Clara紧紧搂住Doctor的腰尖叫,害得Doctor一阵痉挛,更加剧了摩托的颤抖程度。

他们跌跌撞撞地飞过陆地,在海岸边上一个俯冲划过水面。Clara的头发和衣服都湿了,Doctor身上全是墨水。原来参宿四墨斗鱼又回到了队伍里,看到摩托车涉水而过,它机智地吸在了Doctor腿上,速度之快让人难以相信它只是个好色的软体动物,根本没有成型的大脑。

一行三个在尖叫中随着飞行摩托爬升,越升越高,逐渐飞到了相当于“平流层”的地方,摩托周围被一个淡蓝色的气泡包裹,使得他们可以自由呼吸。

Doctor用力戳了什么按钮,摩托冲出了大气层,Clara尖叫的声音湮没在虚空中,但是Doctor知道她叫的更响了……

淡蓝色气泡迅速消失又出现,Clara的尖叫声也跟着回来,墨斗鱼身上的水珠飘到空气里,凝结成晶莹剔透的几滴,在摩托周围漂浮。Clara渐渐恢复冷静,紧紧抱住Doctor的腰,喘着粗气。

“Doctor!你差点把我们杀死!”

“才没有呢,我知道我在做什么……你到底还会不会松开我啊?我又不是你的抱熊。”Doctor把起子收起来,用力把墨斗鱼扯下来扒在摩托车头上,之后打开了备用水箱,小心翼翼地把墨斗鱼塞进去,又溅出了不少水珠。

Clara尝试松开手,但往下一看抱得更紧了……

想像你处在无尽的虚空中,黑暗,寒冷,孤寂,你会紧紧地抱住一切可以抱住的东西。

跟Doctor旅行,你总是处于这种状态,紧紧抱住与自己世界的唯一联系——Doctor这个万能的疯子……

有的时候你简直不知道是爱他还是恨他……
~~~~~~~~~~~~~~~~

Doctor一个人在绿光笼罩下见证了荒星的湮没,陷入永恒的寒冷与黑暗……绝对的寒冷,绝对的黑暗……

数千辆,或者上万辆飞行摩托聚集在荒星的北极上,他猜测南极上也有同样数量的摩托。发射出极强的绿光,照亮一片宇宙,抽干了荒星所有的能量,之后,所有的光消失,像是什么人突然光掉了灯。

只剩下一个隐约的绿点,那是飞行摩托队的绿色“可回收垃圾”标记连成微弱的光,渐渐远离荒星的北极,向南极去了。

“暗物质。”Doctor轻轻地说,感受着来自Clara双臂的压力,他知道这正是他需要的……

每次都是他的族人,让他感觉到入骨的恐惧。

“晚安,荒星……”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