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the answer

【Doctor Who】分担命运(10th Doctor✖️Simm‘s Master)

“啪!”

他瘦弱僵硬的身躯再次转向自己,棕褐色的瞳仁迸闪出绝望而坚定的光,而这种光他没见过。

就这样了吗?

Master让自己的眼神对上这双仿佛天生就注定对视的眼睛,内心中的一切都堕入谷底,突然他意识到自己失去了什么。

时间闪回到那追逐在红草地上的无忧无虑岁月,自己曾无处次绊倒摇摇晃晃的他。一根树枝,一团泥土,轻松一闪便可以躲过的小树,他永远都会中招。他记得每次他摔倒后那仿佛永恒的对视……

自己多半是坏笑的,眼睛里闪出的是什么?他不得而知,反正从来都没有抱歉,他对他,从来不需要抱歉。

而他的眼睛里,闪出的先是茫然,再是惊讶,或许有那么一瞬间的愤怒,但最终长时间留下的,是喜悦的原谅。

他会大声嘲笑他的笨拙,而他也会大笑,笑得天真,毫无顾忌。

Master以为自己从来不会为Doctor感到抱歉,但Doctor表示原谅的眼神却烙在了脑海里。

如果你不感到抱歉,又为什么需要原谅呢?

再之后是学院,思维碰撞,分道扬镳……

像Doctor这种老疯子,你是不可能跟他永别的,只要你也够疯狂,总是会再相遇。

他已经记不清两个人有多少次站在红线的两边。但他的眼神是不变的,天真的蓝眼睛还是浑浊的灰眼睛,最后总是透露出喜悦的原谅。

他需要这个眼神,像是瘾君子少不了那一撮白粉,但他不知道,因为他每次都能得到。

但这次不一样,这双棕褐色的眸子不一样……

他再次用眼神试探,没有……什么都没有!这不是他想要的!这回真的完了……

他……真的会杀我吗?

Master逐渐注意到Doctor异常英俊的脸庞上殷红的伤口;杂乱的头发不屈地立在额前;瘦削的身躯上承着太重的担子;负伤的右手依旧稳扣扳机……

对不起……

对不起Doctor……我每次都伤得你太重……

Master的眼泪涌了上来,然而一切都无补于事,Doctor不会再给他想要的东西了,他会知道自己的心思吗?

他已经失去了一切

“让开!”

Master笑了,Doctor永远是Doctor……

之后的事情发生得很快,枪声,爆炸,Rassilon威胁杀死Doctor,Doctor在关键时刻又把自己罩在了身后。

熟悉的情节,熟悉的感觉……

“让开!”

对,我要救Doctor。

“一!”

Master的思维矩阵受到了干扰:“Mater?你在做什么?”

“救你,笨蛋!”他的思维矩阵回复到,几乎不用分神。

“为什么?”

“二!”

思维矩阵长时间的静默。

为什么……

为什么?

“三!”

“哈哈哈哈哈哈 我还有什么?在这该死的空宇宙里,我还有什么?他们抛弃我!一次又一次!你看到没?看到没?该死的时间领主,带着该死的帽子!到头来我还有这么?你为什么不杀了我?为什么总是你?为什么总是你,Doctor?为什么阻止我走向最终的谷底?为什么?!为什么这世界上总还是有个你在乎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总是你……”Master的思维矩阵在他全神贯注与Rassilon对峙的时候,难以受到控制。

“你会死的。”Doctor的思维矩阵淡淡地说。

“我知道。”回复更加淡然。

“四!”

一片黑暗……

思维矩阵里,Master的思维被Doctor的思维拦腰抱住,一个华丽的转身,再瞬间跳离开来。

我是谁?我在哪?

Master的思维附着到了躯体上,瞬间感受到来自于各路神经的剧烈冲动。

疼!

视野所至是熟悉的大理石地板,双手按在一摊碎玻璃屑中间,瘦削细长,殷红的血还没有干。

这微小的刺痛是什么?与别的疼痛感略有不同……

是寒冷,双手感受到大理石地面的寒冷……

什么?他和Doctor交换了躯体?

他又被Doctor救了一次,看起来 跟随那具残疾的躯体一同消逝的是Dactor的思维。

再见,老朋友……

“我活着?”Master的思维驱动身体说出第一句话,嗯,是Doctor的声音。思维迅速感受了一下躯体状况:伤的有些重,但离致命还很远,谢天谢地。一阵狂喜随之涌来。

笑容还没能成功出现在他新身体的脸上,Doctor的思维就又挤了进来。

“我还活着?”身体再次说话,但是,这不是Master操控的,他已经失去了控制权。

“你回来了?”

“是啊。你该走了。”

“去哪儿?我的身体已经死了。”

“还没有,我及时制止了你散发尽最后的能量,你的身体还在,甚至可以重生。只是非常虚弱,或许不会是一次成功的重生……谁知道呢……”

“咚,咚,咚,咚。”

“什么声音?”

……

“我的死讯……你该走了,你真的该走了,找到你自己的躯体,祝你好运。”

“那是个残破的躯体,还坠回了Gallifrey,我才不走呢,要走你走,我要继续在地球上混……”

“咚,咚,咚,咚。”

“你走吧!快!让我独自带着我的躯体走向死亡……”

Master的思维发现Doctor正在尝试拯救那个该死的白胡子呆老头,经过奋力的争夺,取得了躯体的控制权。

他肯定了呆老头渺小该死的特征,却突然暴怒起来。强大又怎么样呢?自己不是一样像丧家犬一样挤在Doctor的躯体里,眼睁睁的看着Doctor要用自己的生命换这个猴子的……

“这不公平!!!”他不知道自己在爆怒之下都导致躯体做了什么,但在隐约听见身体大声喊出这句话后就再次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

之后的一切顺理成章,都是Doctor那个老呆子肯定会做的。拯救了一个渺小的人类,一个老掉渣的傻猴子。

“这是我的荣幸”他居然这么说!荣幸什么荣幸,他居然情愿放弃自己的生命!

“呆子,你扛不住那么多辐射的,你重生不了了。“

“或许吧……你快走吧,你的躯体还可以重生……别耗着了,趁着辐射能量,离开我的身体,飞回Gallifrey,找到你的躯体。快,我要进去了……“

“你不能死,Doctor!你不能在我欠你一个人情的情况下就死!”

“离开我的身体,让我一个人静静,下次以朋友的身份回来见我。你就不欠我什么了……“

身体在Doctor的驱动下打开了门,辐射全部泄漏进狭小的空间里,剧痛随之而至。

“啊!!!好,我走。让你一个人静静,有可能,朋友……永远不。给你一整辈子的时间,如果你真的还能重生的话,你的下一张脸不会见到我,再见,你个老呆子!”

Master的思维离开了,依附了几次其他生物的躯体,最终回到了自己残破的躯体上,后面的故事还很长。

但真的什么都没留下吗?

Doctor蹒跚地走回自己的Tardis,与Rose告别的甜蜜与苦涩还交织在他两颗渐渐微弱的心脏上。这就圆满了,真的是时候离开了。

重生开始,Doctor脑海中突然冲出一段外来的思维,不完整却异常有力。

“我不想走。”

Doctor说,但却又不是他想说的。

评论(4)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