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the answer

不可言说(4.18提提生快!)

(好吧,其实,这一篇和提提去年的生贺是连载的,直接看会有些莫名其妙,放个链接吧~~

http://alwaystheanswer.lofter.com/post/1e39c04f_f3cfe13

……依旧很不好意思放在Doctor Who的tag里……不过Doctor的确又出现啦……这次的主人公是Crowley和Aziraphale,12和……和在结尾突然出现的DTT……)

Aziraphale曾经说过,不要妄自揣测上帝之意,因为世界上很多事情都是不可言说的。

比如恶魔Crowley的一夜暴富。

这么说可能有失公允,毕竟钱财对恶魔来说百无一用,有钱或者没钱,他都能轻易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除了19世纪伦敦街头用耗子肉灌的香肠——这种东西他已经将近一百年没有尝过,甚是想念。食品安全部门夜以继日的努力对于一条蛇来说,明显是不公平的。

然而在Crowley被公寓门前数以千计的礼品盒堵得无法以人类形态出入的时候,还是百年不一遇地眨了一下眼,暗忖幸福来得太突然。

如果你有幸在2017年8月份[1]光临Clowley的公寓门口(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凡人一旦光临他公寓所在地方圆一公里的区域,就会被安利公司的数十个王牌员工缠得不可开交,不得不在大量购买生活用品后掉头离开。而这些生活用品在购买24小时后会自动消失,购买者往往因此大松一口气,放弃将安利公司告上法庭的决定。)

你会看到一条兴高采烈的蛇用身体缠绕在参差不齐的礼品盒中间,用舌头贪婪地向盒子里面探,黄色的眸子像烈焰一样烧得火亮。有些盒子在他舌头探进去的一瞬间就烧成灰烬,另一些瞬间移动到公寓仓库里。

这样的日子过的欢天喜地,大大满足了恶魔生而有之的贪欲,他整日瘫在仓库里欣赏从天而降,不,不可能是从天而降,天堂恨恶魔,的各种礼品。大多数是烈酒和王后乐队的专辑,当然不知道为什么,还有很多金色头发长着翅膀的胖娃娃和红色头发穿着怪里怪气的瘦娃娃走在一起的画,真是奇怪,反正他不喜欢的都烧掉了……

Crowley本来认为,自己拯救了人间,理应当得到近乎疯狂的款待,当然受之无愧,他才不去管到底是谁送的呢,照单全收才是硬道理,反正他是恶魔,没人送他也会去拿的。

但是恶魔视而不见的能力毕竟有限,即使Crowley一次又一次地把红色头发穿着怪里怪气的瘦娃娃站在蓝色方形垃圾桶里的模型烧掉,它门还是引起了他的注意。

一个月之后,Crowley终于乐极生悲。

起初是他一头浓密油量的黑色长发一朝全部变红,不是姜黄色,而是不纯粹的深红。

这烈火般的颜色严重影响了Crowley的睡眠,他几乎一睡下就看到自己不再纯粹的头发,终夜辗转反侧。哦,对了,他并不用睡觉,他就是终夜辗转反侧而已……

再之后他发现自己的衣柜受到了洗劫,正打算报警,才意识到所谓洗劫是东西丢失,他的衣服不减反增,只不过都变成了怪里怪气的样子,而且还有一根根不配套的鞋带!

不过Crowley还是报了警:“喂!我是A·J·Crowley,我的衣柜被某些朋克风格的疯子洗劫了……不,没有东西丢失,就是衣服都变了样……什么?不,我没走错门,这就是我家,我施过咒的,不会走错……”

最后警察断定Crowley精神出现了问题,带领精神病医生去他的公寓提人,好在警车遇到大量安利公司王牌员工的夺命推销,在花光警局预算后无功而返……

这些事情其实并不能真正影响到Crowley的生活,毕竟他是恶魔,想把头发变成什么样子就变成什么样子,想要什么衣服就有什么衣服。

但是一朝早起,他发现眼前一片模糊,使劲揉了揉眼睛,怀疑宿醉未醒,但突然想起来自己不会宿醉,更不需要睡觉,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他摘掉墨镜,看见镜子里面的自己:“什么?!”

镜子里没有出现一双黄闪闪的蛇眼,取而代之的是一双长着太妃糖色瞳仁的近视眼……

Crowley近距离欣赏了一会儿自己这双新眼睛:有大又亮,绝对是人间佳作,每到这种时候他就想感谢上帝,纵使他是恶魔……

然而,明眸是明眸,但不善睐啊……他走不出两米就连自己的脸都看不清了!一声惨叫,气急败坏。

恶魔生气整个伦敦都要跟着遭殃,方圆几百里的水龙头一吼之间都变成了泡泡枪,除了矿泉水商人以外的所有人都分享了恶魔的愤怒。

一不做二不休,Crowley做出了一个光荣而富有决断力的决定:去找Aziraphale。

此时此刻Aziraphale的境遇并没有好到哪里去,在恶魔尽情享受礼品箱带给他的快乐时,天使在尝试举办义卖会,把收到的礼物全部变卖,再把钱送到基金会去。

这难免让他忙得不亦乐乎,但他无法抑制这么做的冲动,痛苦不堪。

Crowley开着他的黑色本特利气急败坏地冲到天使门口时,天使正一脸委屈地向一个小男孩推销蓝色方形垃圾桶的模型:“不不,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很漂亮不是吗?别人送我的,虽然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送给我……”

男孩兴奋地接过去:“哦,这是Doctor Who里的Tardis,你从哪里搞到的?这可是50周年纪念款!”

Crowley走近天使,被吓了一跳,抬起右手指着Aziraphale大叫:“那个胖娃娃!”

Aziraphale也被Crowley吓呆了:“那个瘦娃娃……”

二人呆立良久,觉得这一切或许不是不可言说的大计划的一部分,他们所在的世界似乎并不真实……

调查迅速展开,Crowley开车满世界乱转,但也只是乱转而已。最后还是Aziraphale在一本Doctor Who漫画里找到了线索:“你看,这就是那个蓝盒子,上面说你只要许愿,盒子的主人the Doctor就会来找你。”

恶魔满腹狐疑地看着天使把双手抱在胸前,像小孩子一样满脸幸福地许愿,蓝盒子果真冒着黑烟从天而降,直直地砸在Crowley的本特利上。

恶魔气急败坏地使尽浑身解数,想让蓝盒子移开,或者裂开,或者爆炸,或者分解成原子,或者干脆消失……

这一切都没有发生。

几十秒之后,蓝盒子的门打开了,一个满头灰白色卷发,乱糟糟地蓬在额顶,眉毛极具攻击性的瘦老头抿着嘴唇从门里探出头来。

“你们好啊,我收到了一条愿望。”瘦老头拿出一个黑色皮夹,里面只有一张白纸。

Aziraphale看到白纸上写着:“我能解决一切。”

Crowley看到白纸上写着:“我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但你不能打破我的脑袋。”

“你好啊,我想,你可以帮我们解释一下,我和Crowley先生为什么会收到这么多奇怪的礼物……以及他们是谁送的……以及可不可以让他们不要再送了……以及……我可不可以变回原来的样子?”Aziraphale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令人心动。

“你是谁?如果你有能耐,请从我的爱车上滚下去,顺便带走这些奇怪的礼物盒子,把东西留下,再告诉送礼物的人,不要再送娃娃了。别忘了把我的眼睛还回来!”Crowley气急败坏地大喊着,发出“嘶嘶”的声音。

“哦,抱歉。”瘦老头把门拍上,蓝色盒子发出“呼呼”的响声,消失又出现,紧挨着停在了本特利边上,露出被压得惨不忍睹的车顶,Crowley发出了更多的“嘶嘶”声。

瘦老头再次钻出来:“你们好,我是the Doctor,这是Tardis,时间与空间的相对纬度,我的飞船。”

“你好啊,谢谢你能来……我们只需要……”Aziraphale忽略了Crowley的“嘶嘶”声。

Doctor也忽略了Aziraphale的客套话,他用完全不属于老头体格的速度飞快旋转,手里拿着一个会发出蜂鸣器响声的棍子四处扫,扫完了放在耳边听一听:“嗯,这些礼物来自真实维度,我觉得没有必要送回去了,你们二位享用愉快。我和River说我马上就赶回去陪她清除赛博虫,先走啦。”

Doctor再次打开Tardis的门,想要一走了之,却被恶魔拦住了:“你用那根棍子做了什么?什么叫真实维度?我们不真实吗?”Crowley难得思考,一脸纯天然的傻气。

“音速起子。”Doctor微微侧头,似乎对这个回复很自豪:“当然,你们不真实,我也不真实,这并不是个真实的维度,真实的维度里恶魔不喜欢本特利,更不喜欢红色长发。”

“什么……这位先生,什么叫不真实……我们很真实啊,我们是不可言说的大事件的一部分……”Aziraphale一脸慌张,仿佛敌人就在他的对面。

实际上Crowley这个恶魔经常站在他对面,不过他并不慌张。

“我本来不是红色头发!”Crowley继续发出“嘶嘶”声。

“啊,怎么说呢?是,你们的存在也可以算是真实的,只不过,你们的上帝是真实维度里的一个作家,不,两个作家,Terry Pratchett和Neil Gaiman,在真实维度里的人看来,你们只是书里的角色,就像莎士比亚的水晶球。明白了?哦,我真的该走了,再见。”

Doctor越过Crowley遮挡的手臂,干净利落地踏进Tardis的大门。

“什么?你是说……祂……祂是两个人?”Aziraphale精神瞬间崩溃,瘫软地坐下来,双目无神,泪珠瞬间就滚下来了:“那不可言说的大计划不过是……不过是两个笔者的儿戏?”

“哈,我就说嘛,我们都没有自由意志……”Crowley倒是满不在乎。

“可……可是我们的世界原来不是这个样子的,很少有人给我们送奇怪的礼物,即使每个月有那么七八件,也都是正常的东西,没有奇怪的娃娃和蓝色的盒子……难道是祂被谋杀了?被接替了?或者……”Aziraphale带着哭腔辩解道。

Doctor看到Aziraphale颓唐的样子有一点举足无措,暂时放弃了一走了之的决定:“其实,没有人知道自己存在的世界是否真实,我也不知道真实维度的上帝是不是存在,是不是一大坨意大利面,是不是绿色巨物……”

Doctor手里比着姿势,连珠炮一样地解释着。

“你怎么知道我们的维度就是虚假的?”Aziraphale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发怒的天使……还是很可爱。

“因为我同时存在在真实维度与虚幻维度,虽然两个维度中的我有一些区别,比如说真实维度里的我耳朵上没有洞!谁晓得这两个洞是哪里来的?严重影响了我的听力啊!而且真实维度里的我也没有小肚腩!那个叫Peter的老家伙简直太贪吃了……”Doctor默哀一样摸着自己的肚子。[2]

“麻烦你能不能帮忙解释一下这些礼物是怎么回事,我的眼睛又是怎么回事?”Crowley摘下墨镜,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魔鬼不愿意有远虑,但是近忧总是找上门。

Doctor探着头走过来:“哦,你好啊,又见面了,好久不见,去年可真是谢谢你了。”

“去……年?”Crowley被Doctor看得发毛。

“不是说你,我是说你的眼睛,确切的说是你眼睛的主人。”Doctor用音速起子冲着魔鬼的新眼睛扫了一扫,之后从Tardis的控制室里拉出一块显示屏:“这就是眼睛的主人。”[3]

恶魔接过显示屏,靠近阅读(他的新眼睛近视的有些厉害):“David Tennant?他要扮演我?什么?47岁?我的饰演者今天就满47岁了?这不可能!我明明看起来还不到27!”

Doctor露出一副意味深长的笑容:“如果这个答复你们还满意,我可真的要走了。”

这次换做是Aziraphale拦住了他的去路:“什么叫他要扮演他?这究竟都是什么意思?”

“啊……不知道二位有没有读过《美国众神》?”

天使和恶魔一脸茫然。

“我想也是,估计也只有道格拉斯·亚当斯那个家伙会在自己的一部作品里吹捧另一部了吧……”博士继续手舞足蹈地解释。[4]

“《美国众神》里有个理论,即神以信仰者的信奉而存在,以信仰者的供奉而富有,信仰者的构想而御形。二位与《美国众神》中的神都出自Neil Gaiman笔下,又具有神格,一定也会附和这条理论。真实维度的人们因为David Tennant和Michael Sheen的出演而注意到你们所出自的《好兆头》,有心为你们准备“祭品”,也必然会根据二人的形象构想你们,你们也自然就变得越来越像他们两个了。”Doctor一刻不停地说着,说地气喘吁吁,两颗心脏都解决不了供氧不足的问题。

旁边的Aziraphale早就恍恍惚惚地昏过去,作为一个天使,要成为虚无主义者的确很困难……

Crowley一把扶住他的老伙计,两只多情的明眸再也无法遮盖住恶魔不该存在的真性情,它们流露出凄美的怜悯与哀伤:“不管你是谁,你都伤害了我的朋友,你能让他忘记这一切吗?”

“哦,天,别这么看着我,你还真像David……”

一天后,Aziraphale在自己的书店里浑浑噩噩地醒过来。

是宿醉未醒?不可能,善良无处不在,他不会喝醉,更不需要睡觉……

那是……

天使的脑袋飞速旋转,但无论如何回忆都停止在昨天上午像一个小男孩推销蓝色盒子上……怎么就到了4月19号?天使看看日历,昏头转向。也罢,这么多年了,过丢了一天又日和……

书店门口Crowley正在与Doctor告别:“谢谢你的虫子,希望他能忘掉一切吧……这对于一个天使来说太残忍了。另外,既然你同时存在在两个维度里,请把这个交给他。”Crowley递给Doctor一个漆黑的信封,信封上打着火漆,上面印着伦敦M25高速公路的形状。

Aziraphale听到“呼呼”声,赶到书店门口,却只看到Crowley冲他笑:“你醒啦?来喝点儿热巧克力吧。”

恶魔会冲热巧克力吗?

恶魔会希望天使醒来吗?

恶魔会冲天使莞尔一笑吗?

或许真实的恶魔不会,但Crowley会。

“我这是怎么了?”

“你没怎么,或许是时间出了点儿问题,自己丢了一天。这或许是不可言说的大计划的一部分吧……”

“或许吧,不要妄自揣测不可言说的大计划。”

恶魔与天使挽着手臂一起走进书店里。

伦敦北区,一座坐落在历史区,却刚刚扩建不久的三层小楼里,响起了熟悉的“呼呼”声。

“Wilf,你在看《Doctor Who》吗?”一个苏格兰高个子男人舔着手指上的果酱走进客厅。

但是孩子们都不在看电视,空旷的客厅里似乎没有什么异样,只是桌上多了两个信封,一个是蓝色的,就像Tardis一样,一个是漆黑的,上面打着火漆。

“生日快乐!!!”孩子们冲出来,高个子男人转过身去拥抱他的幸福……













至于信封里写了什么……明年David过生日的时候再告诉你们吧,嘿嘿嘿。













































[1]2017年8月份,David Tennant将要与Michael Sheen联袂出演《好兆头》的消息首次报出。

[2]去年笔者写给David的生贺《绑架大提提》里详细解释了为什么Doctor会同时存在在两个维度。大概意思是,Doctor本来就是真实的存在,又亲自引导BBC拍摄了以自己的冒险故事为原型的《Doctor Who》,所以在虚幻世界里也有一席之地。

[3]同样是与笔者去年的那一篇生贺文相呼应。在那一篇生贺文中,12th Doctor通过说服David假扮10th Doctor参与时间领主对自己的审判。


[4]道格拉斯·亚当斯会在自己的两套代表作(《银河系搭车客指南》系列与《神秘博士》系列之间做呼应)

评论(7)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