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the answer

【Doctor Who】流放地的秘密

第五章:拍卖会
Doctor与Clara在Akso的楼道里狂奔,虽然警报并没有响起来。Courier选择了把耻辱的遭遇埋在心里。

“Doctor!我们为什么要跑啊?”

“因为无论我们在哪,一定不是真正的Gallifery!”Doctor牵强地用一只手拿住入体血浆瓶,另一只手按动了音速起子扫描楼道。

“诶?可你也确认那是Gallifery最好的医院Akso啊?”

“还记得坏脾气爷爷吗?”Doctor一边喊一边改变了奔跑方向,之后像穿过一面镜子一样消失了。

“Doctor?”Clara踌躇了一秒钟,也跟着他跑向同一个方向。

医院的楼道消失了,她面前是一片狼藉的场景,各式各样的生物挤在一个狭小庸暗的房间里,房间装潢前所未有的奇怪,超出Clara任何经验所至,不过有一点倒是可以确定的,这个房间的六个面被不同的生物分别作为地面。所以这里所提到的拥挤是全方位的拥挤,这种利用空间的方式令Clara耳目一新。

在这种环境中任何一个来自五级文明的女性智慧生物除了比他们的雄性大80倍的金星图谷人雌性以外都会产生极强的依赖心理,就像要抓住洪水边的巨木一样。

Clara每当这种时候都不自主地意识到如果没有Doctor她就完了,她跟Doctor根本不一样,还差得远呢,然后拼了命地寻找Doctor。不过这种心理的强度越来越弱,或许有一天她就变得和她一样了吧……

Doctor就在地板上,是真的地板上,她的脚底下,正努力地站起来。她这会儿才发现自己正站在一个完全不像桌子又不尽然不是桌子的台子边缘,脚尖已经在边缘外面了。一害怕重心不稳,直接栽到了Doctor身边的入体血浆瓶上,瓶里瞬间就被喷满了墨汁。

“我们在哪啊Doctor?”Clara耳语道。

“一间酒吧里。”Doctor沉稳的声音迅速被周围各种无法理解的消遣方式所发出的相当于60000只河马同时呕吐的吵闹声冲散。

在Clara刚要顺利地找到不明物质覆盖率最小的落脚点的时候,四下一瞬间同时开启无声模式。Clara吓得又摔倒在“地”。

然后Clara听到了经验所致最标准的英文:“那这两个算什么?文物的一部分?也由买家保管吗?”

Clara与Doctor的动作完全一致:暂时放弃站起来的尝试,迅速环顾四周,极力保持面部表情为一种胜券在握的面无表情。双手吃力保持上身离地面的距离不变,一只腿膝盖着地,脚掌扒在地上,另一只腿伸平,放松。

Doctor环顾到半周时通过观众的物种与着装大概猜测到他们的处境,嘴角微微上扬。环顾剩下的半周时看到Clara的动作与自己如此相似一下子愣住了,内心中隐隐的担心涌出来:她越来越像我了……

Clara则一直假装胜券在握的面无表情,直到见到Doctor表情已经转变才松了一口气。

“不不,你们误会了,我才是拍卖品真正的所有者!”Doctor一个鲤鱼打挺站起来,一边摇动一只手指头一边夸张地强调。

“拍卖品?”Clara跟着缓缓地站起来,仿佛地面会腐蚀她的鞋底一样小心,之后贴到Doctor耳边轻轻地问道。

“这是个拍卖会,刚刚的声音是出价方发出的”Doctor低头耳语。

“Gallifery古董的收藏者们,这个机器纪元Courier第一次重生时期的日记块是我的!我是最后一位时间领主,根据影子条约的文物继承条款,我拥有散落在时间与空间中所有在时间大战发生前未出售的Gallifery私人物品!”Doctor理直气壮地争辩。

周围的寂静令人毛骨悚然地持续了几秒钟,之后最标准的笑声僵硬地传出来,整个房间的生物随之沸腾,发出各种奇怪的声音,它们或许都笑了。

“好吧,从来没管用过。”Doctor耸了耸肩膀,以难以置信的速度向上伸出拿着起子的右手,绿光一闪标准的笑声瞬间变为标准的驴叫。

寂静再次降临。

“嗯,好多了,我最讨厌标音翻译器,它们让说话的人显得高人一等。现在如果你们没有意见我就拿着我的藏品离开了,除非你们想请我一轮酒。不,不用了,反正我也不喝。”Doctor一边扭脖子暗示Clara跟他走一边缓缓地向他们出现在酒吧里的那张桌子靠近。

桌面上放着一个银白色的小方块,成半透明状,隐约可以看到里面有絮状的影子,熟悉Courier的领主可以辨识出他的身型,这就是Courier的日记块。Doctor与Clara就是从里面掉出来的。

等到他靠的足够近了就用夹着起子的那只手猛地抓住日记块大叫一声“跑!”然后跌跌撞撞地冲向一个与其他方向一样乱糟糟的方向。

“抓住他们!”有史以来最像驴叫声的声音连续响起,六面地板上的生物全都向他们的方向涌过来,Doctor把入体血浆瓶一把扣在Clara身上,Clara向抱炮筒一样双手抱住,一脸惊愕。

Doctor一只手接过日记块,另一只手用音速起子在入体血浆瓶的盖子上打了个洞。

混合着墨汁的血浆喷射而出,引起一片混乱,Doctor拉着Clara的臂弯背对背地一阵狂跑,找到最近的一扇门就打开,冲进去,关上,用起子锁上。

Clara把血浆瓶竖起来放在地上与Doctor一边喘气一边大笑,直到参宿四墨斗鱼看到Clara,再次喷射出墨汁溅了两个人一身。

两个人一边抹掉脸上的墨汁一边注意到他们身处一个开放的空间里,但是只有点点星光,或许是夜里,或许这本来就是漂浮在一片黑暗之中的酒吧。一群看不清颜色的膜形生物向他们爬过来,组成好几个花体的W,Doctor发出奇怪的声音,有些时候超出人类的听觉范围,告诉膜们他们是酒吧外卖输送员,酒吧管理者要求膜们向他们提供一辆飞行器,好把墨斗鱼刺身送去荒星。

膜们也发出时断时续的怪声,之后向他们两个的反方向走去。Doctor示意Clara跟上去,之后自己拎上入体血浆瓶,跟在Clara之后。

6只膜向前走了一点分两列并在一起,Doctor示意Clara站上去,Clara眉毛一沉,一动不动。Doctor只好自己走上去向Clara伸出一只手,Clara笑了一下走上去。

刚一站定另外几只膜便涌过来用身体组成了一个半球形的盖子罩住了他们两个,因为膜不是透明的,他们两个陷入了一片黑暗。

“Doctor?”Clara的声音微微颤抖。

“把脸伸过来”Doctor平静地答道。

“往哪伸啊?”

“不用了,面积那么大我自己找就好了。”

“Doctor!”Clara拐着调叫道,之后眼前绿光一闪,看到Doctor关切的眼睛,两个人额头一碰,Clara就睡着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