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the answer

【Doctor Who】流放地的秘密

第六章:荒星实验室
经历过12个小时的非REM期深度睡眠,Clara进入异常艰难的苏醒过程。

很明显Doctor忘记了人类睡眠周期这码事儿,现在正用两只手的食指与中指用力地抵在Clara的太阳穴上,两只拇指轻搭Clara的脸颊。

他紧闭双眼,眉头微皱,想要增加Clara的脑电波频率,逐渐变高达到苏醒前的状态。噩梦可以把人吓醒,然而Clara的脑电波远没达到可以做梦的程度,对于她来说,什么都不存在,连黑暗本身都不存在。

Doctor很着急,非常着急,随即想到了每一个他失去过的人,他们初见宇宙时闪烁的眼神,战胜敌人时放纵的喜悦,害怕时扭曲的面容,离别时毫无遮掩的泪水……他们是Doctor孤寂幽暗的过去中闪亮的星云,然而,他失去了他们,他们每一个。

他的过去依然在闪烁,只不过过去的明亮更衬托出了未来的黑暗空洞。孤独只会继续,是啊,怎么会停止呢?它是他永恒的敌人与动力……强烈的情感在Doctor过分复杂的大脑中涌动,通过两套神经系统同时传送到每一个可以做出反应的效应器。

信号太强烈,即使最强大的时间领主也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他的眼睛湿了,身体不自然地抽动。所有的念头都转化为一个洪亮的声音回荡在他的大脑里:“我不要失去Clara,我不能失去每一个人!”

当然,情感爆发是Doctor所不允许的,两颗心越是伤痕累累他就越不愿意把它们展现在别人面前,哪怕那个人是他自己……

理智马上就战胜了感情,他竭力控制自己的身体回到常态,抑制神经最真诚的冲动。可是怎么这么难?

这副躯体很奇怪……它过分的真诚,这么衰老,这么冲动。他想念上一副孩子的躯体,那样年轻却那样善于隐藏,900年的压抑,成就了博士之名。最笨手笨脚的一任,却完美地履行了那个意气风发的早上对长的无法理解的一生作出的承诺。

“做个博士!”他默念那个激励他守护圣诞的承诺,脑海里却响起了最离经叛道的声音:“忘了宇宙吧!做Clara的医生!他是你的一切,比乱七八糟的宇宙重要多了!”

Doctor破涕为笑,轻轻地说:“你赢了。”

就在这会儿,他感觉到指尖表面有液体流动,凉飕飕的很舒服。猛得低头看到Clara的眼角安静地流下一滴眼泪,顺着光滑的面颊流到耳朵旁边的发丝里,留下一条闪光的线。

Doctor长舒一口气,Clara的脑电波开始增频,马上可以达到REM期的水平了,再等一会简单的刺激就可以让她苏醒。他喷涌而出的情感一定顺着指尖的神经达到了Clara的大脑……

这就意味着……

“啊!”Doctor大叫着跳开,什么!Clara一定也知道他的想法了!怎么办?他尴尬地满脸通红,慌张地逃出了Clara的病房。
~~~~~~~~~~~~~~~~~~~~

Clara的意识像一台第一次开机的电脑,猛地从“不存在”变成“存在“。大量的电子在在此之前一片死寂的电路板上乱撞,庞大的操作程序一下子都从不知道哪里冒了出来。她的大脑像被十个足球从不同方向同时砸到,咚的一下痛的要命。之后她慢慢地醒了过来。

意识恢复正常,她感觉自己的鼻腔与口腔都干的要命,眼角到发鬓间的皮肤却黏糊糊湿乎乎的。她试探地睁开右眼,眼前不是猜测的一片黑暗,而是投下昏暗的黄光,看起来他们到地方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Doctor?”她轻轻地问,声音憋在干涩的喉咙里。

没有回应……

难道……他不在?Clara突然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猛地坐起来,迅速环顾四周,心跳加速,呼吸变急。她身处一个半球形的屋子,像是被扣在了龟壳里,然而这个龟壳内部光滑反光,本身应该是白色,却反着黄光。没有门?Clara彻底慌了,长期的睡眠貌似让她丢失了冷静。

“Doctor!”她像小姑娘一样大喊。

半球屋顶从中间裂开,发出机械的声响,之后两半墙体迅速降下,动作流畅到使人感动。满脸通红的Doctor站在墙体原本所在的位置之外,一只眼睛上挂了个自动测量镜,肩头搭着the Courier的衣服。

“嗨……你醒啦?记得什么吗?有一定的幻觉是正常的,别当真就行。”Doctor机关枪似的说着,语气里却明显缺乏自信,脸更红了。

“什么幻想?我们在哪啊?我感觉好极了,就是非常渴……你怎么啦?像一只烤皱了的番茄。墨斗鱼呢?上帝保佑它没在这里喷墨……”Clara安心地微笑。

“啊……你当真啥也没梦见?比如说……”Doctor稍稍向右歪头,用奇怪的眼神暗示Clara。看到Clara一脸茫然之后满意地微微一笑,面部的颜色恢复了苍白。

“我们到了荒星的实验室,我说服膜们回“经济是头烤乳猪”酒吧了。墨斗鱼被我放生,它就是不肯游走……来看这个!我在Courier的衣服上发现了重要的线索,现在只要搞清楚什么是余震计划……”

“余震计划?”Clara掀开被子坐起来,假装跟上了Doctor的的节奏。她用虎口吧耳边的头发往后拢了拢,触摸到了耳边湿漉漉的地方,觉得有什么东西不太对劲,又没有什么清晰的线索。

Doctor把自动测量镜略作调整,Clara马上感到右眼前面一片模糊,轻轻地呻吟了一下,用手去揉眼睛。

“我把镜子中的影像投射到你的眼睛里了,免得咱们两个挤来挤去。”Doctor平淡地说。

Clara缓缓地打开捂住右眼的手,再小心地睁开右眼,看到一个陌生的面孔:姜黄色的头发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有些毛躁,但还说得上是好看,脸颊颜色比较深,而且圆圆的,五官很端正,明亮的眼睛有点红,表情很疑惑,有点不知所措。她使劲调整右眼珠的角度,想要看清楚些,视野却完全不受控制。从自己的头顶上俯视自己真是太奇怪了,感觉哪儿都不对劲……

视野变得清晰,自己的像也越来越大,好像自己正在向自己走过来……Clara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猛地一抬头,另一只眼睛与Doctor没有带测量镜的那一只猛地相遇,两个人都一下愣住了。

“咳咳,干嘛那么认真的看着我?你每天都这样吗?”

“才不呢,明明是你头发上有东西。”

“根本没有,我看的可清楚了。”

“……”

自己的像消失了,现在Clara的视野中只有Courier颜色古怪的外套袖子。这件外套非常奇怪,说不出来用的是什么布料,不管从哪个角度看它都发出淡淡的,不自然的蓝光,显得亦幻亦真。

Clara有点入迷了,虽然自己并不能控制看向衣服的哪个位置。很显然Doctor对这件华美的衣服熟视无睹,他的眼神既没有停留在它内嵌三维人像的扣子上也没有停留在样式古怪的衣襟上,只是一直停留在蓝莹莹的袖口上。

Clara渐渐意识到光滑的袖口上并非什么都没有,在温和的蓝光包围下,有一些位置颜色略深。

“Doctor你离近点,我不喜欢这么远看东西啊。”Clara要求道。

“什么都短。”Doctor不情愿地把头低下去,用眼球重新对焦。

深色的地方逐渐汇聚成一个很漂亮的图案。

“这是什么?衣服牌子吗?”

“经典的人类……这是Courier不小心印上的墨迹,Galifery语,意思是,余震计划。这一定是最重要的突破口,否则Tardis不会带我们去那家酒吧的,她一直避免让我进酒吧……”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