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the answer

【Doctor Who】过生日(11/10,Doctor&Tardis)

“哦!拜托!不要现在闹脾气好吗?无论我做错了什么,咱们都在门里面说行吗?求你了……”

白皑皑的山地中间一个前面头发乱糟糟炸老高的男人正专心致志地趴在一间深蓝色的60年代警亭上,又是抚摸门框又是自言自语。跟他古怪的行为相比,他那长到浮夸的棕色风衣跟与全身行头画风迥异的帆布鞋实在都算不上古怪。

他身后10英里的地方,白色被红色包裹的黑色、黑色滚出的红色、红色散开的黄色所笼罩,伴随着剧烈的爆破声与大地沉重地呻吟。

“哦,不要在乎那个,只不过是'冰棱王'的食物仓库80年没打开,我不小心闯进去把沼气引燃了而已……让我进去吧,我都快冻死了,看我的眼睫毛上都结霜了。”

警亭发出奇怪的响声,诡异却令人愉快。

“哦,怎么啦?闹脾气吗?我们最近相处地不错不是吗?自从女孩们都离开了……当然还有Jack和Mickey……你一直很照顾我啊……”

Doctor放弃了直接推开Tardis大门走进去的想法,背靠着Tardis坐下来,因为寒冷脸色苍白,嘴唇有一点发抖。

“哦,真舒服,谢谢你。”原来Tardis的外部渐渐热起来了,靠上去非常舒服。Doctor把对于他来说过于宽大的风衣裹地紧紧的,没有意识地微笑着。

“你到底为什么不让我进去呢?我刚刚用起子扫描了你,你健康的很啊,什么都没有发生……没有什么在你的身体里……除了昨天我领养的那只参宿四小肥猫。是它对你做了什么吗?把门打开吧,我保证好好教育它。”

在Tardis散发出的热量的包裹下,Doctor渐渐暖和起来,胳膊也不再紧紧地抱在胸前,现在已经算是软软地瘫在Tardis的门上了。

“是因为我把你弄得太乱太邋遢你跟我生气了吗?男孩子都是这样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身体本能地反抗要打扫卫生的念头……还是你不喜欢我用锤子操作的界面?可是很酷啊,又不会真的弄疼你。”

Tardis又发出了一个奇特的响声,只不过这一次有一点尖锐。

“好吧好吧,我以后再也不用那个界面了好不好?我可以换成你们姑娘喜欢的,旋转楼梯?或者……旋转木马?哦,天,希望我重生成一个不会因为这些尴尬的家伙……”

“让我进去吧,说真的,看,我已经很久没有带女孩回来了,每次都是跟你单独约会哦。这次带你去个安全的地方好不好?最好再给你刷一层新漆,我已经记不得多久没打扮过你了……总是没有时间不是吗?不过现在都好了,我一直一个人……没什么可挂念的,这样多久了?10个月?一年?反正是慢下来的时候了……大家可能已经把我忘了吧,反正他们各有各的幸福……”

Doctor的眉毛不经意间降了下来,嘴巴也微微嘟起,眼睛里写满了哀婉的美。说真的,他自己要是看到自己这副模样会笑到岔气的,只不过他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看起来这么可怜。

“我有点想大家,尤其是Rose,说真的,我多嫉妒另一个自己……我甚至希望Master再把我关上一年……又怎么样呢?现在连他都不在了,看我,多可悲,在这里自言自语……”

Tardis发出鸣亮的抖音,震了一下。

“喂,怎么了?你也冷吗?”

Doctor抹一把脸站起开,一推门,居然开了!

眼前的一切令他难以置信,刚才凄伤的表情凝固在脸上,瞳孔放大,嘴巴也微微张开。Tardis的控制室变成了一间华丽异常的宴会厅,所有裸露的电线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光洁的地板与吧台,甚至还有波斯挂毯。他收养的小肥猫被打扮得漂漂亮亮,蓝色的背带裙,红色的小毡帽,一只大眼睛亮亮地眨啊眨,呆呆地看着他,似乎比他还吃惊,两颗小尖牙从精致的嘴里露出来,上面居然描了淡淡的银色油彩。一瓶香槟放在吧台上,上面印着大大的Gallifery语:“儿童气泡酒,酒精含量0%。”

他犹豫地走进去,放在控制台角落里的留声机突然开始放起生日歌,小肥猫吓得窜起三米高,一下扑到了Doctor怀里,Doctor一边顺着小肥猫打过蜡的毛一边继续往里走。一个大蛋糕从不知道什么地方飘过来,快到Doctor面前的时候最上面的奶油突然整片掀起来,扣在Doctor的脸上。Doctor摔倒在地,一边用袖子抹脸一边傻笑。

“谢谢你,我都忘了,今天是我的生日了,你知道,时间旅行者,谁知道什么时候就又老了一岁,希望不要长皱纹,你知道,我觉得这张脸还挺漂亮的,漂亮挺好的,我喜欢漂亮……”

控制室的灯灭掉,四下一片黑暗,小肥猫惊恐地尖叫,可以清晰地听见它瞎撞弄翻东西的声音。之后像火苗一样的红色小灯从地面一盏一盏地顺着墙壁亮起来,先是对着的两面墙,再是另两面,最后灯光缓缓地爬满控制室的顶端,映得整个Tardis像火的海洋。小肥猫拖着长音呜咽着,不再乱动,Doctor的眉毛又降了下来,不过这一次,棕色的瞳仁闪着温柔。

墙壁上的灯缓缓地飘离墙壁,闪烁地飞到Doctor的面前,拼出一个巨大的Gallifery数字:906,906盏灯,组成Doctor独特的蜡烛,Doctor笑得像个孩子,把小肥猫抱起来紧紧地搂在胸前。

“哦,天啊……你真好……”

Tardis发出轻快的响声,之后“蜡烛”轻微地爆破,散开,像灰烬一样掉了满地,Doctor怀里的小肥猫终于疯了,惊叫一声吧长着一只银灰色大眼睛的脸扎在了Doctor的风衣里。

控制室的灯打开,又恢复了宴会厅明亮的白色,干净的地面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十几个礼盒。

最上面的一个打着漂亮的蝴蝶结,说真的,像是一个领结。

安顿好小肥猫,Doctor坐在地上兴冲冲地拆礼物,长风衣铺了一地,显得他格外巨大。

拆开最上面的礼盒,Doctor眼前蹦出一个全息影像,一个戴着跟小肥猫一样毡帽的滑稽家伙在他面前扭来扭去。

“什么?”

“嗨,我自己!你好啊,又忘了自己的生日啦?真糟糕,不过反正每次都是Tardis最先想起来不是吗?”

戴着毡帽的家伙动作不太协调。一会儿拽拽自己红色的小领结一会不自然地搅手指,格外明显地下巴忽左忽右地瞎戳。

“我印象里你是最喜欢礼物的一个,还不好意思在生日自己出去浪,所以,真没办法,我来送你礼物啦,送什么最好呢,哦,看你伤心的小表情,你到底会不会好好笑啦?你要学会自娱自乐好吗?不然我会为你伤心的,说真的。”

坐在地上的Doctor愣住了,突然开始有一点鄙视自己,给自己送生日礼物?当真吗?从小肥猫的打扮看得出来,他还帮Tardis策划了这次“惊喜”。

“送你什么好呢?啊,知道了!”

全息影像朝Doctor走过来,右手的食指滑稽地点了他的眉心,突然,他的脑海中出现了所有他曾经爱的,珍惜的,现在却离开他的人送来的生日祝福。

Doctor的眉毛降得更低了,表情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

全息影像蹲下来,在他额头上轻轻地吻了一下:“嘿,对自己好一点,任何事情都不是你的错。”之后消失了。

Doctor木讷的拆开其他蓝色的礼盒:都是Tardis送他的礼物,很多有用的小物件,原产地遍布所有时间与空间,还有好多时髦的衣服,看起来他的老姑娘想要他帅破天际啊,甚至还有天狼星座最大的造型公司设计的免洗发胶,看起来Tardis默许了自己放荡的发型。

他痴痴地笑了,终究,还是有人爱着自己的,虽然只有自己的“房子”与自己,今天过的还是很开心……



评论(13)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