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the answer

绑架大提提(4.18提提生快!)

(12t h✖️David Tennant)

好吧……写出来我也挺不好意思的……都不太好意思放在Doctor Who的tag里了,但是真的想给提提写个生贺……




困……

这种人类最本源的感觉已经占据了这个男人的整个躯体,身边的一切都变得模糊遥远。帅气的皮夹克从未如此沉重,两只纤长的手一动不动地压在腿上的皮包上。伦敦地铁里弥漫的躁动的气氛完全无法把他融进去,帽檐滑下来,遮住了带着隐形眼镜的大眼睛,他也懒得把它抬起来。

一定有很多人在看他,不过他并不很在意。早在十年前他就习惯了,仿佛大家兴奋的目光都自然而然,本来就是他存在的一部分,想到这里他有点不好意思,脸上泛起一丝红晕,不自在地扭了扭身子。

突然一只干瘦苍白却异常有力的手抓住他的上臂,猛地一拉,他整个人就从椅子上飞了起来,直扑进拉他的那个人的怀里,皮包落地的声音被他的惊叫掩盖。

帽子依旧遮着眼睛,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是一个疯狂的粉丝吗?这也太……
还没等到他有时间好好挣扎,就被连拖带拽地拉出了地铁。

留下地铁上群众的一片尖叫声与音速起子的声音。

音速起子的声音?!完了,这回真的被疯狂粉丝绑架了……

他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就被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发出一声不响亮的呻吟,帽子被重重地摘下来,眼前光线很暗却可以看出来是个废弃的地铁站,自己正坐在一堆灰尘里。

绑架自己的人在身后自言自语:“啊,搞定了!什么我年龄最大经验最足,我自己真是够了。绑架……亏他们想得出来,他好沉啊,个子长那么大,我连Clara都抱不起来,居然让我拖着一个苏格兰大号男人到处乱跑!”

什么?Clara?完蛋了,这回绑架他的一定是个疯子!这可怎么办啊,早上还和小Doris保证了陪她吃晚饭的……

这回麻烦了,皮包也掉了,鬼晓得自己在哪……他迅速站起来,困意全无,滑稽的彩条毛衣底下马上变的汗津津的。他把拳头抱在胸前,完全忘记了自己这辈子就没动过手,一步一步地逼近忙得不亦乐乎,看都不看他一眼的绑匪。

就快走带跟前了,突然觉得这身材很熟悉,绑匪猛地回头,四目相对。

十秒的沉默之后他放声大笑:“Peter别闹了……你们在拍什么吗?这是怎么回事儿啊?你参加了什么奇怪的综艺节目?《Friday Night Project》?那玩意儿还播吗?Alen Carr、Justin Lee,我跟你俩没完!”

绑匪原来是Peter Capaldi,这真是奇怪……
Peter把右手的食指放在嘴上:“嘘……别说话,我是the Doctor,不是Peter,Peter在Cardiff拍戏呢,这是个秘密行动,他们说你能理解的。”

完了,Peter疯了,要不就是哪个长得比双胞胎还像他的粉丝,他看了一眼表,已经7pm了,这回孩子们肯定觉得他不守信用……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Peter,你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啊?地铁好好地跑,怎么停在这儿了?摄像机在哪?你们啥时候拍完啊?我真的得回家了,你也知道,小家伙们会生气的……”他放松地拍了拍身上的土,去捡地上的帽子。

“啊……不用担心,我一会儿用Tardis送你回去,不过在此之前你得帮我个忙,帮我们个忙。”Peter无比轻松地说。

“啊……Tardis……你们不会要我去打Dalek吧?”他开心地笑了笑,为自己居然有点激动感到奇怪。

“不是Dalek,是Time Lord,很多Time Lord,不然我们不会打扰你的,你还是没懂,我不是Peter,Peter正拍戏呢,可怜的老家伙,每天干活的时间比我满世界乱跑的时间还长。”

“天啊,Capaldi先生!够了,到底怎么回事儿啊?天……太荒唐了,谁的主意啊?Steven Moffat?”他觉得有点烦,没想到Peter这家伙演技这么好,连他都看不出什么异样。

“天……你为什么不信呢?我是the Doctor!Time Lord!2500岁了!”

“我怎么可能信啊?我马上就46岁了,而且自己还演过Doctor,我全家恨不得都演过《Doctor Who》,我要是信就奇怪了……”

“啊……烦死了,人类,真够傻的,我也够傻的,以前居然相信你最容易相信我的存在!”

“我相信Doctor的存在,8岁的时候,你也是吧?来吧,都是成年人了,让我走吧……”

“David, David Tennant, David John McDonald!你长大了一点都不可爱!变跟大家一样的废物了!朝九晚五,思维僵化,极端无聊!”Peter的两个眉毛都快把眼球完全遮住了,看起来怪吓人的,完全不像装的。可是,他怎么可能相信呢?

不和谐的安静……

他的心脏飞快而有力地跳,太阳穴边上也在跳,眼睛里闪起灼热的光,矫健地往前一步,把手压在了Peter的胸口上。

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

一行眼泪夺眶而出,冲掉了隐形眼镜。

一个胡子拉碴的大叔在废旧的地铁站里手舞足蹈,眼睛里闪烁着只属于孩子的光,边上的瘦老头包容地笑了笑。

“好了小伙子,谈正事儿”

他微微颤抖地与自己的超级英雄并排坐着,仿佛回到了4岁的梦境,听着Doctor一本正经地讲着肯定是梦的疯话,希望不要醒过来:“是这样的,Sydney Newman曾经是我的同伴,后来我让他失忆了,但不太成功,他居然根据以前的记忆跑到BBC编了个电视剧,内容就跟我的自传似的。当然,他自己肯定不知道,他的潜意识是真的。我最开始不知道,等知道了,发现效果非常好,以后我在地球上干事情被发现的时候,大家不太阻拦我,只不过管我要签名罢了。我就干脆打算让它继续下去,甚至有意给一些人提供“灵感”---RTD那家伙就被我灌输过几回,说真的,他呼噜声真响。他选你作the Doctor的时候是不是特别爽快?因为年轻的我发现你长得太像我了,连近视度数都差不多,就在他呼呼大睡的时候给了暗示。”

“那Peter?”

“Peter也一样,我觉得Time Lord的相貌库可能是从地球提取的,谁知道呢……”

“那那些剧集都是真的吗?”

“大部分都不是,但是始终回归的部分基本上是,他们真的是我生命中的重要元素,所以编剧们都得到了同样的暗示。转向正题!我们现在需要你的帮助!”

他知道如果荒诞的事情发生,它不一定是假的,但是如果它们都跟自己有关,就一定是在做梦,于是牟足了劲在大腿上掐了一下,疼的蹦了起来,眼泪把另一片隐形眼镜也冲掉了……

“啊……天啊……认了吧,是真的,别跟自己过不去了……你看,我至少没跟你说你干脆就是个处于人类形态的领主,这也发生过你知道……”Doctor 略略抬了抬头,看着他一瘸一拐地坐回来。

“我知道……”他疼得喘着粗气。

“我们需要你和我,和'我们'一起吃一顿早餐,而且让全世界都知道,而实际上这顿早餐是Time Lord对我的审判会,同时审判13个我……为了Clara……当然我不会,'我们'不会束手就擒,我要掉包一个自己,第十个自己,用你掉包。审判就在BBC的地盘进行……你知道,那里地下有个特殊的引力场,是地球被最初当作流放地的时候建立的,后来法律通过,被流放的领主是自由的,不被引力场束缚活动范围,就一直没有用,但是,这次要审判我,当然也要控制我。啊……是我选的地方,他们答应了,但是我要保证他们不暴露行踪……现在,你要保证13个我,不12个我和你,要光明正大的在BBC的地盘吃早餐,并且三个Time Lord代表也可以顺理成章地参与其中……能做到吗?”Doctor火热的眼睛对上了他什么都看不见的近视眼,他感受到穿透灵魂的魄力,深吸一口气。

“可……可以做到……可以的,只要给Comic Relieve出个主意……假装成一个募款活动……Time Lord再交点钱……为什么是我呢?为什么我要参与?你有13个选择……”他的心脏要跳出来了,他希望他也长了两个。

“因为你最容易相信我的存在……你一直都相信……你3岁的时候我闯进过你的小脑袋,不小心的……没法解释……所以你变成了最好的选择……而且你和Doctor Who联系得最紧,到现在还可以代言那部作品……帮我,帮'我们'承担了被地球人骚扰的义务……说真的……我为你,'我们'为你感到自豪……”Doctor把干瘦的手放在了他的肩膀上,他抽搐了一下,半晌无语……

“好吧……因为第十个我自己抽签抽到了'Dalek'”Doctor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更长时间的无语……

之后的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他的近视眼完全不知道该往哪看,Tardis,音速起子,时间漩涡,呕吐,家门口……跟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他走进家门,发现依旧是7pm,三个孩子开心地坐在餐桌旁边,Georgia怀里抱着不耐烦的Doris,他的狗狗又过分兴奋地扑过来,尿在他鞋上了。

“抱歉,亲爱的,晚了一点,我得先给BBC打个电话……我要和博士们吃个早餐……”

评论(3)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