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ways the answer

【Doctor Who】流放地的秘密

第四章:Akso
圣约翰的钟声再次响起,Doctor接收到Clara慌张的求救声。他想要Clara把Tardis开到流失区的坐标上,好回收流失区之后驶离,毕竟可以撞进来就一定可以撞出去,别的等弄清楚黑暗的真正面目再处理。

然而Clara发来Tardis的情况报告,剩余能量值飞速下降,别说开动Tardis了,就连内部维生系统的能量也将在几小时内耗尽,看起来这片黑暗被作满了手脚,Tardis的能量正被榨干。

流失区并没有出现相同的问题,可见能量摄取是针对于具有Tardis某种属性的东西的。是什么呢?有灵魂的飞行器?能量充足的飞行器?没有娱乐精神的飞行器?女孩驾驶的飞行器?

事不宜迟Doctor估计了流失区与Tardis上剩余的能量,刚好够3个人完成原子传输,本来他可以先传送到Tardis上与Clara团聚一下再启程,但是考虑到他的情鱼鱼命关天,他只好直接把传输位置的坐标用音速起子发送给Tardis,一次同时完成传送。

坐标的内容为【黑暗边缘,偏移最大化】。没有stand by,没有energize,指令发出,三个生命体的存在瞬间消失。
~~~~~~~~~~~~~~~~

Gallifrey最大的医院Akso的血液透析室里the Courier安详地闭着眼睛,享受自己在连续479天的星际大会后第一次公费疗养。

他宁静地感受着血浆随着透析床的床面吸力透过细胞壁,又一层细胞壁,无数层细胞壁之后到达背部的表皮,流出身体。另一部分血浆从身体的正面表皮被压入体内,透过细胞壁,又一层细胞壁,无数层细胞壁之后到达血管中。

他可以控制一个细胞只吸水,不失水,这样它就像肥皂泡一样鼓起来,再猛的让它扁下去使其周围鼓起一圈肥皂泡。

他可以这样乐此不疲地调戏自己的身体一整天,感到无比健康。

说起来也是奇怪,时间领主如此强大,强大到可以有意识地控制身体中的每一个细胞,感知体液中的每一种物质。科技如此发达,发达到不用有任何创伤就把全身的体液换一遍,却解决不了进化史上重大的失误——只有两个肾!明明有两套循环系统却只有两个肾!这怎么了得?简直比地球猴子还不如!

Courier把乐观增强液压到入体血浆罐里,马上不再为肾的数量发愁,而是得出如下结论:为了成就特权阶级享受不同待遇的疗养,我们必须少两个肾。之后他就理所应当地继续吹涨自己的细胞,直到睡过去。

他的梦境异常古怪,一片红菜叶子疯狂地追杀他,直到把它逼到星际会议室的垃圾堆里,然后吸到他的脸上,从根里疯狂抽水,要把他淹死。水顺着他的鼻孔往里灌,越来越深,越来越深,越来越深。

他疯狂叫喊着醒过来,发现自己一只眼睛瞎了,另一只眼睛上紧贴着一条黏糊糊的玩意儿。鼻孔里的确塞了东西,但绝对不是水。他拼命挣扎,但每一寸皮肤都被透析床舒服地吸紧。他只好叫,使尽全身力气地叫,杀Dalek一样地叫,但马上嘴就被20多条黏糊糊的玩意儿封住了,之后完好的那只眼睛被糊满了黑水,也什么都看不见了。

很显然现实并不比梦境更真实。

他接着挣扎,当然没有任何作用,透析床可是经受得住星鲸的考验的,他当时还为实验的进行到动物保护协会登记反对,当然没有任何作用。

当他的撕扯力到达一定强度后,镇定剂被压进入体血浆瓶,他渐渐软下去,迷迷糊糊地听着身边的传来的说话声,一边恨恨地想:“什么自助透析!明明是恶意俭省劳工费!”

先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说的居然是银河系边陲名不见经传的蓝色星球上简单而单调的语言,口音还不很纯正:“Clara!”

谁是Clara?一个地球女孩?究竟是什么人同意劣等智慧生物进入医院的?好吧,几百年之前的议会通过的。讨厌!

之后女孩的声音印证了他的猜想:“哦,我没事……只不过能不能不要再让墨斗鱼对我喷墨了啊!”

墨斗鱼?什么?医院里的墨斗鱼?Courier彻底呆住了,一个事实逐渐溜进他的脑子——他没有瞎,只不过那只墨斗鱼就在他脸上。

“我们在哪?”叫Clara的女孩说。

“完全没线索”男声答道。

之后Courier听到脚步声向自己这边靠近,嘴上、眼睛上、鼻孔里的黏糊糊的墨斗鱼触角被移开,一个眉毛极具攻击性的瘦老头出现在自己眼前。

“自助透析?噷,有些人就是不满意,这么老了还不重生。”瘦老头讽刺道。

“让我看看,白头发,红脸膛,除了头发以外没有一根毛。Courier!第一个生命周期,难怪这么珍惜。那现在的日子够古老的啊,你好老古董,怎么到Akso来了啊?哦——当然,当然是Akso,Gallifery最大的医院。”瘦老头气都不喘一下地说下去。

“少废话,矩阵早就告诉你我是谁了,你在被流放吗?还要看脸?快,把我从这该死的机器上放下来!”Courier命令道。

Clara撇了撇嘴:“显摆,典型的Doctor……”

“没事,我马上就走,你继续享受吧,不过既然Tardis把我们带到这里一定是有什么原因的,你不会刚好从椭圆星际会议室里出来吧?”瘦老头挑动他压在眼珠顶上的眉毛,脸上的褶子被不同程度地拉平。

“到还真是……你是——the Doctor,第……13次重生!怎么可能?Tardis?你有Tardis?自己的Tardis?你是大总统吗?只有大总统有可能被赋予第13次重生……”Courier一辈子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超现实的一天。

“还真是过,不过我不是,会议内容是什么?”

“总统先生你知道会议开完后指令都是自动执行的,所有与会者都将失去记忆。”

“别叫我总统先生,我从来没到过任。哦,我讨厌机器纪元,什么都自动执行,老古董……但是Tardis带我们来一定是有原因的,一定有什么原因……你到底还记得什么?”

“进会议室前见到了情敌?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了。”

“Clara我们走,这里太无趣了,拿上他的衣服,所有东西,一定有什么痕迹!”Doctor说着双手举过头顶转身过去。

“喂!你拿衣服!”Clara直接走出透析室。

Doctor吧Courier的衣服搭到肩膀上,低头看着正在蠕动的墨斗鱼,它正尽量把更多的触角浸到少的可怜的一起传输过来的水里。

Doctor愣了一秒,表情就像要把一个半玻璃半橡胶的水瓶扔进分类垃圾箱。之后迅速用音速起子卸下入体血浆瓶,把墨斗鱼扔进去冲出透析室。

Courier反应过来自己的血浆只出不进开始大叫后听到遥远的起子声,终于,自己从透析床上下来了。裸体地傻站在自助透析室里成就了他日后成为机器纪元的终结者,载入史册。

评论

热度(4)